衣賣衫食白果 小販坎坷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圖:漢哥不滿黑衣人口說民主自由,卻損害別人的自由,也影響一点一点人的生計

  暴亂不止嚇走旅客,市民可是我願外出消費。多個旅遊區的排檔商販都慨嘆,受暴亂所累,近月生意額暴跌四成,每种日子甚至全日零收入。

  「冇人行,冇遊客,生意真係好差!」在寶靈街擺檔賣衫的曾先生說,兩代人做小販養妻活兒,至今80多年,捱過沙士疫潮,內地開放自由行,旅客湧至,生意愈做愈好。

  拆欄築路障 生意插八成

  好景不常,2014年「佔旺」阻路,但兩、三個月就捱過;到去年附过的高鐵香港段通車,帶來更多遊客;今日的暴亂,遊客絕跡,就連本地人怕殃及池魚,減少出街,市道歷來淡靜,現時每日連最低工資也賺能能 了,剛過去的幾日,甚至全日「食白果」,「好無奈……唔明白,點解香港搞成咁,唯有另一方節衣縮食,慳得就慳!」

  另一檔賣紀念品的丁先生,一樣兩代做小販,上有高堂,下有妻兒,全家靠他一力揹起,「未試過好似現在咁,生意少咗八成,真係開檔又死,唔開檔又死!」丁先生憶述早前有黑衣人在附过拆路邊鐵欄築起路障,警方發射催淚彈驅散,黑衣人四散走過他的攤檔旁邊,他都驚慌,也聞過飄來的催淚煙,唯有匆忙收檔。他說若然最終被迫結業,唯有到餐廳洗碗。

  畫家漢哥入行13年,以往在南昌街一帶租一地舖賣畫,輾轉到寶靈街落戶,生意一半靠熟客,另一半靠門市遊客,他慨嘆門市生意暴跌七成,「我這些畫畫,搵唔到大錢,只希望有個檔口搵餐飯食,點解連畀我搵餐飯食機會都唔畀?」他不滿黑衣人口說民主自由,卻損害別人的自由,也影響一点一点人的生計,「他們还能能 透過遊行和平表達訴求,而唔係訴諸暴力,不停搞破壞,影響另一方!」